• 煤炭工业志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辽宁省志 >> 经济类 >> 煤炭工业志
    • 煤炭工业志概述
    • 时间:2010-11-27 来源: 辽宁省地方志办公室 作者:
    •   辽宁是全国发现、利用、开采煤炭最早的省份之一,历史悠久。据对沈阳新石器时代新乐遗址出土的97块煤精雕刻装饰品和煤块的考证,早在六七千年前抚顺地区露头煤就已经被采集利用。
        唐代,据《东北的矿业》一书记载,抚顺、烟台等地煤炭已有人开采。辽金时代炼铁业的发达,“各道铜铁炼制燃之以煤”,辽宁煤炭开采进入初步发展阶段。抚顺、烟台、本溪湖等地煤炭相继被开发,用来烧制陶器和冶炼铜铁。明代,煤炭的开发利用范围逐渐扩大,除抚顺、烟台、本溪及复州五湖嘴等地继续开采外,田师傅、牛心台也有人开采。当时辽阳、沈阳两城市商号有的已经把煤当做日常燃料。明朝末年,视东北为边关重地,为了“防止奸宄混迹”,禁止开采煤矿。
        东北是满族的发祥地,有其祖宗陵寝(永陵、福陵、昭陵),清乾隆年间遂以保护“龙脉“为名,严禁开采煤炭,使辽宁煤炭业处于”禁锁期“,长达150余年。光绪年间,海禁大开,西欧科学渐次传入中国,煤和铁等重要资源的需要也日渐增加,为了振兴矿业,充裕国家财政,由封禁政策变而为积极地奖励开发政策。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清政府制定《奉天矿务章程》,作出”无碍龙脉者方准开采“的决定,允许经办煤矿。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乡绅王承尧、候选知县翁寿等人领取开采执照,在抚顺杨柏河一带开办煤矿。到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新开办的煤矿相继有阜新新邱、北票、南票,辽阳张家沟、大窑堡村,锦西大窑沟、蛤蟆山,西丰太平村、新开村,义县乌龙坝、王家屯等20余处,年产煤约20万吨。光绪三十二年,王岐山等人投资白银50万两,在南票大窑沟成立通裕煤矿公司,时称辽西第一煤矿。
        在奖励国人开采的同时,外国资本侵入辽宁。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英国加典马德松商会组成华英公司,中英合办开采南票煤矿(三家子、苇子沟一带)。光绪三十年(1904年)沙俄以武力强行霸占辽宁抚顺煤矿。烟台、牛心台、砟子窑、五湖嘴煤矿也以中俄合办方式落于沙俄手中。光绪三十一年日俄战争结束,日本从沙俄手中夺走了南满铁路和煤矿的经营权,霸占了抚顺、烟台等地煤矿。宣统二年(1910年)六月,又以中日合办为名成立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
        民国肇始,鉴于利权外溢,权益收回运动高涨,特别是矿产一项,更为国人关注。民国3年(1914年),国民政府颁布了《矿业条例》,冻结了外国的独资矿业,国人经营矿业渐趋繁盛。民国3年,阜新新邱煤矿成立中日联办的大新、大兴公司。同年11月,京奉铁路局开办北票煤矿公司,至民国17年(1928年),辽宁煤矿发展到40多个,煤炭年产达到963.3万吨,占东北煤炭产量的84%;特别是抚顺煤矿年产量增至816万吨,占辽宁全省煤炭产量的84.4%,居全国煤矿首位。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把辽宁地区作为战略后方,大肆掠夺辽宁煤炭资源,变本加厉地在抚顺、阜新、本溪、北票、烟台等地掠夺开采。从1931-1945年”八一五“光复的14年间,日本共掠夺开采煤炭17596万吨。日本帝国主义为了侵略战争的需要,采取掠夺式开采方法,抓劳工行苦役,强迫工人冒险作业,用矿工生命换煤炭。1942年4月26日,本溪煤矿中央斜井瓦斯和煤尘爆炸,死亡1549人,造成世界上最大的瓦斯煤尘爆炸伤亡事故。在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役和压榨下,矿工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抚顺、阜新、本溪、北票矿的”万人坑“是日本帝国主义残害中国煤矿工人的历史铁证。辽宁煤矿工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反抗日寇残酷欺压,不断与日本侵略者及其爪牙进行不屈斗争,有着长期革命斗争历史。民国16年(1927年)4-8月,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员工,接连举行3次大罢工抗议降低工人收入;民国18年,中共满洲省委派杨靖宇将军到抚顺矿区任特别党支部书记,组织和发动工人进行斗争;民国21年(1932年)李兆麟受中共奉天特别委员会指示,到本溪煤矿从事抗日斗争活动;民国31年(1942年)9月2日,阜新煤矿夏菜园子的296名”特殊工人“举行暴动,有60多人冲出牢笼,重返抗日前线。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曾破坏一批矿山机械和坑口,使煤矿要害部位不能运转。苏联军队进驻抚顺、阜新煤矿后,将煤矿机械设备作为”战利品“拆走运往苏联,有据可查者,抚顺、阜新两煤矿被拆除机器就达24123件,价值2361.3万美元;北票煤矿损失580万美元。1946年国民党占据辽宁煤矿后,虽勉强复工生产,但因接收人员贪污腐败,不仅无力使煤矿好转,而且还运走和盗卖大量器材。据统计,仅抚顺、阜新两煤矿被运走和盗卖的机械即达1500多件。由于机械设备破坏,土建设施破损,井下坑内水淹,生产停滞,1947年全省煤炭只生产333.4万吨。1948年11月2日辽宁全境解放,煤矿回到人民手中,帝国主义、官僚资本肆意蹂躏宰割的矿山悲惨历史结束了。1948年,东北人民政府成立了东北煤矿管理局,抚顺、阜新、本溪、北票成立了矿务局。辽宁煤矿贯彻”一面生产,一面恢复“的方针,在一片废墟上开始恢复煤矿生产。1949年全省煤炭产量增长到540万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1950—1952年),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下,辽宁各矿务局坚持”全面恢复,重点建设“的方针,仅用3年时间基本完成恢复工作,使千疮百孔的煤矿得到了恢复和发展。三年恢复期间新建和恢复矿井、露天矿17处,年产能力904万吨;移交矿井9处,年产能力214万吨。1952年,全省煤炭产量1183.4万吨,接近解放前1941年最高年产水平,比1949年增加2.2倍。3年共产煤炭3373万吨,平均每年递增29.8%。这不仅为辽宁大规模经济建设奠定了基础,而且对抗美援朝及全国经济建设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五”计划期间(1953-1957年),辽宁煤矿建设一方面对原有矿区、矿井进行改扩建,发挥其潜力,扩大生产能力;一方面建设新矿井,以增加新的生产能力,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国家把辽宁煤矿作为全国煤炭工业基地之一进行重点建设,相继投资67815万元,平均每年投资13563万元。全国156项重点建设工程中辽宁煤矿就安排8项(海州露天矿、平安竖井、新邱竖井、老虎台斜井、抚顺西露天、胜利斜井和龙凤、台吉立井),共投资49551万元,设计能力年产691万吨。“一五”期间,以这些大型项目为中心,重点改扩建了抚顺、阜新、本溪、北票4个老矿区,共开工建井24处,年产能力723万吨;移交生产矿井25处,能力1013万吨;改扩建8处,净增能力308万吨。1957年,煤炭产量达到2316.2万吨,比1952年增加近1倍,为解放前最高年产量(1941年)的1.6倍。“一五”期间共产煤炭9733万吨,占全国同期煤炭产量的17.4%;平均每年增加227万吨,年递增14.4%。抚顺矿务局原煤产量达922万吨,居全国煤矿第一位,誉称中国的“煤都”。阜新矿务局用三年零四个月时间建成了日产万吨煤炭的亚洲最大露天煤矿--海州露天矿。到1957年,全省地方煤矿发展到16处,煤炭产量达89.2万吨,比1949年翻了2番。全国瞩目的煤炭基地在辽宁初步形成。
        “二五”计划期间(1958-1962年),煤炭工业生产的指导思想为:“首先是足够地保证工业用煤,特别是优先保证钢铁和国防工业用煤,配合农业合作化的发展,适当照顾民用煤的需要。在建设布局上要创造条件,加强资源勘探,争取布局合理。在生产方面,继续发挥现有矿井的潜力,进一步给以新的技术装备;对有发展前途的矿区进行总体规划和改造;大、中、小相结合发展地方煤矿。”据此,辽宁集中力量开发建设了铁法、沈北、南票、平庄(当时属辽宁)4个新矿区,开工建设矿井28处,设计能力年产1301万吨。全省开工矿井共62处,设计能力2105万吨。
        “二五”期间正值“大跃进”运动,当时国家又急需煤炭,辽宁煤矿为了贯彻“以钢为纲”、“以煤保钢”、“全民办矿”、“两条腿走路”的方针,要求“面面(工作面)高产,月月高产”,煤炭生产连年坚持高指标。1958年全省煤炭产量上升到3887.5万吨,比1957年增加67.8%;1959年继续大幅度增产,1960年突增到5200万吨,创辽宁煤矿历史最高年产量。3年总产量等于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总产量的1.44倍。3年新建和恢复矿井54处,设计能力1829万吨,超越了国家财力和物力负担的能力,造成矿井简易投产,降低了工程标准和移交标准。1958年移交的25对矿井中,一年后就有7对关闭,损失近千万元。与此同时,地方大办小煤窑,遍地开花,3年间新建起小煤窑1591个,投资5304万元。1960年,地方煤矿产量316万吨,比1957年翻了3番。由于受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的影响,严重违背了煤炭生产的客观规律,使处于上升局面的辽宁煤炭工业受到很大挫折,造成矿井(露天)采剥比例严重失调;设备、巷道失修,安全恶化,生产下降。1962年,全省煤炭产量由1960年的5200万吨下降到2374.5万吨,煤炭产量回落到1957年的水平。
        国民经济调整时期(1961-1965年),辽宁煤炭工业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进行全面调整,大力缩短基本建设战线,集中力量对简易投产的矿井进行补套工程和补还老矿井(露天)掘进、剥离欠量。经过调整,生产条件和设备状态有了明显好转,4个老矿区生产条件改善,4个新矿区已初具规模,地方煤矿进行了技术改造。全省煤炭生产与采掘的关系达到正常,开拓、准备、回采“三个煤量”均达到国家规定标准以上,煤炭产量开始回升。1965年在正常的生产条件下,达到2433.5万吨。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导致了十年动乱,使刚刚开始好转的辽宁煤炭工业又遭干扰,不顾煤炭生产的客观规律,生产管理秩序被打乱,盲目追求高产指标,造成采剥失调。1970年全省煤炭产量达4238万吨,比1965年增加1805万吨,提高75%。从此连年产量达4000万吨,这种不讲科学的做法虽然一时奏效,但隐藏着极大的后患,给辽宁煤矿工业带来了严重后果。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的1976年,全省重点煤矿61对矿井(露天)中有31对生产接续紧张,有7对矿井水平接续和采区脱节,露天矿剥离欠量3395万立方米。其间,投资7.85亿元,开工新井25处,设计能力863万吨;移交矿井21处,设计能力644万吨。但建井工期长,建设一对60万吨以上的矿井,需7~8年时间,比“二五”计划和调整期间建井工期延长3~4年,而且移交井标准低,扫尾工程量大。1976年10月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全省煤矿职工积极热情地投入生产建设,进一步开展“学大庆、赶开滦”的群众运动,推广开滦煤矿挖潜、革新、改造的经验,使煤炭生产建设情况好转,产量上升。1977年全省煤炭产量达4389万吨。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辽宁煤炭工业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各矿务局认真贯彻执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本着在前进中搞好调整、在调整的基础上进行企业整顿的指导思想,加速老井挖潜的步伐,加强基本建设。在“五五”、“六五”计划期间,国家投资21.6亿元,开工新建井5处,设计能力565万吨;移交矿井7处,设计能力477万吨。建设投产的矿井都是现代化大型井,质量好,标准高。
          1983年1月根据国务院决定,东北煤炭工业体制进行了重大改革,成立了东北内蒙古煤炭工业联合公司,(以下简称“东煤公司”),对东北及内蒙古东四盟的煤炭工业实行统一领导,统一规划,统一管理。辽宁煤矿在东煤公司直接领导下,开始走上持续稳定发展的道路。1983年全省统配煤矿原煤产量3135万吨,比1982年增长2.4%;1984年生产原煤3307万吨,比1983年增长5.5%,1985年生产原煤3411.92万吨,比1984年增长4.9%。抚顺矿务局通过老矿挖潜,露天改造,企业整顿,产量从1984年开始上升,1985年达到820万吨,是1978年以来最高产量。阜新矿务局是全国11个年产千万吨以上的矿务局之一,经过挖潜改造,各项指标都明显提高,1982年以来连续稳产,1985年达到1150万吨,居全省之冠。铁法和沈阳矿务局每年分别以66万吨和30万吨以上的速度增长,为缓和辽宁能源紧张做出积极贡献。北票矿务局在受资源条件限制的情况下仍然实现稳中发展,持续年产240万吨以上。南票矿务局依靠科学技术进步,积极改革采煤方法,水采比重占40%以上,1985年产量比1984年增长14万吨。1983年,遵照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小煤矿的指示精神,中共辽宁省委、省政府加强了对地方煤矿的领导,采取有力措施,积极鼓励各行各业和群众集资办矿,大力促进地方煤矿的发展。1983年产量达620万吨,1985年突破900万吨大关,为发展农村经济和缓和辽宁能源紧张起到很大作用。
        新中国成立36年来,辽宁煤炭工业基本建设总投资51.09亿元(其中地方煤矿投资3.35亿元),共产原煤11.7亿吨。一个以统配煤矿为主体的国家、地方、集体多层次的完整的辽宁煤炭工业体系基本形成,成为全国煤炭工业基地之一。
        辽宁煤炭工业由于自然条件和生产条件,在长期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的特点。
          一是,煤炭资源丰富,煤种全,煤质好,分布广。全省13个市、44个县中,有10个市、35个县拥有煤矿,既有抚顺、阜新、北票、铁法、康平、南票、沈北、红阳和本溪9大煤田,还有烟台、八道壕、凤城、朝阳、桓仁等产煤地。至1985年累计探明储量842678.2万吨。煤种有长焰煤、气煤、褐煤、肥煤、焦煤、瘦煤、贫煤、无烟煤8大类,其中以长焰煤为主,气煤与褐煤次之。在保有储量70.3亿吨中,炼焦用煤24亿吨,占34.2%,其中气煤占26.1%,肥煤占2.6%,焦煤2.2%,瘦煤占3.3%,主要分布在抚顺、本溪、红阳和北票矿区;非炼焦用煤47亿吨,占65.8%,其中褐煤占17.4%,长焰煤占40.30%,贫煤占3.1%,无烟煤占3.9%,弱粘结煤占1.1%,主要分布在阜新、铁法、南票和沈北矿区。此外抚顺煤田内还蕴含有益矿产--油母页岩35.6亿立方米,含油率2%~10%。全省主要煤田可采煤层灰分以中灰煤为主,抚顺煤田煤层灰分最低,为高热值、低硫、低灰的优质煤,著称于国内外。抚顺的气煤、北票和红阳的焦煤、本溪的瘦煤是冶金、化工工业主要用煤。阜新、铁岭、南票、沈北的长焰煤、褐煤,为动力、民用主要用煤。辽宁所产煤炭除供应本省外,还销往黑龙江、吉林和华北、华东、内蒙古等十几个省区,并有少量出口。
        二是,大中型骨干矿井多,露天开采比重大。辽宁煤矿以大中型骨干矿井为主,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历史上全国5大煤矿中辽宁就有抚顺、阜新2个。36年来,辽宁煤矿不断发展壮大,到1985年统配煤矿拥有生产矿井和露天矿50处,核定能力3373万吨;地方煤矿68对矿井,生产能力484万吨。辽宁露天开采比重较大,是全国闻名的露天煤矿生产基地,抚顺西露天矿和阜新海州露天矿,分别是年产300万吨和500万吨的现代化大型露天煤矿。1985年全省露天煤矿产量占全省统配煤矿产量的25%,占全国露天煤矿总产量的80%。
        三是,煤矿建设布局合理,基本实现生产机械化。1949-1985年,国家为辽宁煤炭工业基本建设投资达51.09亿元,改扩建了抚顺、阜新、本溪、北票4个老矿区,新开发建设了铁法、沈阳、南票和平庄4个新矿区(平庄矿区于1979年划归内蒙古),使辽宁煤炭建设布局趋于合理,辽东、辽西均有煤炭基地。36年间,共新建和恢复矿井、露天115处,新增煤炭开采能力4841万吨;改扩建矿井、露天64处,净增能力2040万吨。老矿区挖掘潜力,仍然发挥着基地作用;新矿区形成了规模,发挥着骨干作用。特别是铁法、沈阳新区煤炭储量大,煤质好,距沈阳、鞍山、本溪、辽阳几个大工业城市较近,运输便利,开发建设具有重要意义。铁法矿区是全国重点建设的十大煤炭基地之一。沈阳矿务局位于沈阳、鞍山、本溪3个以冶金、机械工业为主的城市之间,地理位置优越,每年生产100万吨以上炼焦用洗精煤支援鞍钢、本钢等重点钢铁企业。随着建设的发展,辽宁煤矿技术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改变了过去手工落煤、人力运输、不正规开采的落后生产方式。掘进和采煤支护、运输、提升、排水、通风各个工序大都实现了机械化。统配煤矿采煤、掘进机械化程度分别为54.42%和67.80%。铁法矿务局掘进装载机械化率达到91%,采煤机械化率90.36%。
        四是,门类齐全的综合型煤炭工业经济体系基本形成。随着煤炭生产建设的迅速发展,与之相应的科研、设计、地质以及机械制造、基本建设、煤炭加工等部门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一个比较完整的综合型经济体系基本形成。截至1985年底,辽宁煤田地质勘探队伍有5个勘探队、1个物探队,有职工5718人,比1949年增加28倍。年平均开动钻机33.69台;辽宁煤炭系统拥有机械修配厂10个,工业总产值10567万元,拥有修配及制造总量93292吨;基本建设队伍有33000人,建井、安装、土建工程的进度和质量,在全国享有盛名。设计和科研工作是新中国建立后才发展壮大起来的。现有1个煤矿设计院、5个科研所,从事设计、火工、安全、露天、采煤机械、自动化等专业研究。一院五所在科研、设计方面,坚持科研技术面向生产建设的指导方针,取得了丰硕成果,有多项设计、科研成果获国家、省、部奖。辽宁煤炭系统的教育事业也有很大发展,现有矿业学院1所、职工大学3所、医专1所、中等专业学校4所、技工学校7所、职工中专4所,各矿区普遍建有子弟小学。这些学校为煤炭系统培养了大批人材,职工素质、文化程度、技术水平都有很大提高。
        1985年底,辽宁煤炭工业系统有职工医院7所,拥有床位3384张;职业病防治所6个,拥有床位340张;疗养院2所,拥有床位1087张。生产井口浴池74个,俱乐部85个,图书室187个,达到矿、厂皆有,为煤矿职工创造了舒适、愉快的生活环境。6个统配矿区的环境建设及生活福利设施普遍达到国家规定标准,煤矿面貌焕然一新。
        辽宁煤矿开发历史悠久,基础较好,老工人多,技术力量比较雄厚,生产建设经验比较丰富,这是发展辽宁煤炭工业的有利条件。但辽宁的煤炭储量和产量与实际需要很不适应,煤炭产需矛盾很大,每年要从外省调入煤炭补缺。老矿井多,开采深度加大,萎缩矿井增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辽宁煤炭工业的进一步发展。为了加快辽宁煤炭工业的发展,缓和产需矛盾,今后一方面应依靠科学技术进步,大力加强普查找矿和地质勘探,寻找新煤田,扩大现有生产矿区的资源,提供更多的后备基地;一方面要对现有生产矿井进行挖潜改造,提高机械化水平,挖掘老井生产潜力,为国民经济建设继续做出新贡献。

    • 上一篇:
      下一篇:  凡 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