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育志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辽宁省志 >> 科教文卫类 >> 体育志
    • 体育志概述
    • 时间:2010-11-27 来源: 辽宁省地方志办公室 作者:


    •   体育活动在辽宁省有着悠久的历史。生活在此的先民们,在长期的征服自然、杀伐争战、宗教祭祀等活动中,创造了以强身健体为主要目的、以民俗体育为主要内容的丰富多彩的传统活动。从辽宁各地出土的石球、箭矢、弩机、围棋、双陆棋等文物,以至在清代广泛开展于民间的冰嬉、珍珠球、抓嘎拉哈等花样翻新的具有鲜明地方民族特色的体育活动,不难看出,自古以来生活在辽宁土地上的各民族为生存发展,注意强身健体,其体育活动是丰富多彩的;他们不仅吸收融纳了中原地区的体育文化,而且创造了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民俗体育。
        清末以前,传统体育活动始终是辽宁体育的主体。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外国列强的侵入,西方文化的影响,辽宁体育开始注入了新的内容,近代竞技体育在辽宁产生,并逐步取代传统体育而成为体育运动的主流。辽宁近代体育主要是通过外国传教士在省内设立的基督教青年会和教会办的学校这两条渠道推广的。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营口商业学堂首先举办了以田径比赛为主要内容的全校运动会。之后,大连、奉天(沈阳)等大城市也相继举办了规模较大的“商民各界运动会”。这些初期的运动会大多以田径项目比赛为主,参赛人员以学生为主,项目少,日程短,比赛场地简陋。随着近代体育活动的逐步推广,运动会由单一学校举办到学校联办,而且有了专供体育比赛的运动场--公共体育场。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在奉天万泉公园西侧修建了省内第一座公共体育场。清宣统二年(1910年),奉天文华中学在学校操场竖起了篮球架,供学生学习打篮球。这标志着辽宁近代体育运动有了一个较好的开端,但比赛很少,水平不高,社会体育也不普及。在清宣统二年、民国3年(1914年)举办的两届全国性运动会上,辽宁地区无人参加。
        辛亥革命后,特别是在“五四”运动的影响和推动下,奉天、大连、营口、辽阳等地各类学校的田径活动已很普遍,运动项目逐步完善,运动水平日益提高。民国8年(1919年),海城县翁广寿、邢壮观被选拔代表中国参加了在菲律宾举行的第四届远东运动会。虽未取得名次,但这是辽宁地区的田径运动员最早出国参加重大国际比赛,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辽宁地区田径运动普及和提高的程度。
        20年代中后期是辽宁近代体育运动的崛起时期。当时执政东北的张学良将军重视教育,推进新文化,主张“强身强国”,提倡“强国强种”。在教育中提出“德、智、体、美、群”五育方针,在学校中注意抓体育运动。当时,学校中田径、球类运动已很普及,个别优等名校还组成了校体育代表队。为培养中小学体育师资,民国13年(1924年)郭松龄创办了“奉天体育专科学校”,民国18年(1929年)东北大学开设了体育专修科。由于张学良将军的倡导,辽宁体育运动出现了历史上的第一个高峰期。在民国18年(1929年)第十四届华北运动会上,辽宁代表队共取得30个冠军,破8项全国纪录。民国19年(1930年)4月,第四届民国运动会在杭州举行,辽宁省首次组队参加。辽宁男子田径以绝对优势,从100米到1 000米的竞赛项目,除800米获第二名外,其余各项均为第一名。著名短跑选手刘长春在第五届民国运动会(民国22年)上创造的百米10″7的纪录,在中国保持了25年。
        这个时期,辽宁举办各种大型田径竞赛运动和国际比赛也日趋活跃。从民国17年(1928年)到“九一八”事变前三年多的时间里,在沈阳相继举办了东北三省联合运动会、第十四届华北运动会、东四省运动会和中日田径对抗赛、中日德国国际运动会。东北大学还派出篮球、足球队赴日参加比赛。
        民国20年(1931年),东北沦陷为日本殖民地。部分流亡在北京等地的辽宁青年学生自发组队代表原籍参加华北运动会和民国运动会。其间,刘长春还代表中国首次参加了第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参加的各项比赛虽在运动成绩上无大建树,但他们在赛会上激情振奋地喊出“抗日救国”、“收复失地”口号,表达了爱国之心,赢得了各地运动员、爱国同胞的同情和声援。
        东北沦陷时期,辽宁体育处于晦暗阶段。学校中开展的体育活动带有鲜明的殖民主义和军国主义色彩,宣扬“日满亲善”、“大东亚共荣”,为日本奴化教育服务。虽然年度举办“全满”运动大会,但是日本军人和子弟占据了运动场,铁蹄下的辽宁人民很少能派出辽宁选手参加比赛。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在国民党统治辽宁的三年时间里,由于国民党发动内战,社会动荡,人民生活困苦,运动水平下降。在1948年上海举行的第七届民国运动会上,辽宁运动员仅获800米第2名和铁饼第4名两个名次。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辽宁体育迎来了新的曙光。在中共辽宁省委和省人民政府的领导下,辽宁体育经历了36个春秋的艰苦奋斗,在曲折的道路上不断前进。
        1949-1965年,为辽宁体育恢复、全面普及与蓬勃发展阶段。这个阶段为辽宁体育处于国内前列且长盛不衰奠定了雄厚基础。其间,辽宁兴办各项体育事业,大力开展群众体育活动,开展各种体育项目的业余训练,培养出许多优秀人才。这个时期,全省的群众体育发展较快,特别是学校体育开展尤为突出。1958年,辽宁省被评为全国学校体育红旗省,安东(丹东)、本溪市被评为学校体育红旗市,北票县被评为学校的体育红旗县。到1965年,全省参加各种体育活动的人数达600多万。各项体育活动逐年增多,业余训练搞得红红火火,全省10个市、1个专区都建立了业余体校,参加训练学生7 635人,专职教练131人,为优秀运动队培养和输送了一批人才,为开展群众体育活动培养了一批骨干。此间,体育场馆数量也有了较大增长,从1949年到1965年全省新建体育场馆102个。全省群众体育推广面不断扩大。
        群众性体育活动的深入开展,为辽宁竞技运动水平的恢复和提高奠定了基础。在1959年第一届全国运动会上,辽宁代表团获金牌4枚,列全国18位;5人1队7次打破全国纪录,团体总分名列全国前三名。进入60年代,辽宁省的一些项目跨入国内先进行列。优秀运动员赵璧、刘殿武、张敏兰等4人打破5项世界纪录。在1965年第二届全国运动会上,辽宁获金牌8枚,金牌总数跃居全国第九位。辽宁体育事业有了新的飞跃,金牌获取数呈递升之势。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辽宁体育事业曾一度遭到严重破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全面否定新中国17年的体育工作,打击迫害广大体育工作者,致使各项体育工作停顿,机构瘫痪。直至70年代初,体育工作开始有所恢复。全省广大体育工作者坚决抵制各种干扰和破坏,努力工作,使辽宁体育事业在逆境中仍有一定的发展。在1975年第三届全国运动会上,辽宁获金牌21枚,位居全国第四位。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辽宁体育事业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开始了新的历史跨跃。1978年4月,中共辽宁省委批转了《省体委工作会议纪要》,要求各级党委加强对体育工作的领导,高速度发展辽宁的体育事业。从此,辽宁的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一些竞技体育项目在国内占有很大的优势,不少项目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亚洲飞人”邹振先、中国田径史第一个世界冠军徐永久以及阎红、王春堂、韩健、姚景远等一大批优秀运动员在重大国际比赛中连创佳绩,为中国赢得了荣誉。在第八届、第九届亚洲运动会上,辽宁运动员共获金牌18枚(与外省运动员合作12枚)。在1984年第二十三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辽宁省有14名运动员参加,并获个人项目金牌2枚,与外省运动员合作获金银牌各1枚。
        新中国成立36年来,辽宁体育事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为进一步提高辽宁竞技运动水平,发展辽宁体育事业,再攀体育新高峰,为中国和辽宁争光,1985年8月,中共辽宁省委、省人民政府联合发出《关于进一步发展我省体育运动的通知》,明确提出要把辽宁建设成为全国主要体育基地之一。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全省广大体育工作者以科学训练为重点,改革训练体制,以多种形式办队,使训练工作更加合理化、科学化。在全省人民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下,辽宁体育事业必将再创辉煌。

    • 上一篇:
      下一篇:  凡 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