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代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话 >> 近代
    • 郭松龄反奉战争——万家屯和连山、锦州之战
    • 时间:2017-04-05 来源: 作者:
    •   第二次直奉战后,奉系将领郭松龄反对张作霖的武力政策,曾多次上书劝谏,要张放弃武力,停止内战,整顿内政,保境安民,均遭拒绝。民国14年(1925年)10月,第二次江浙战争爆发,奉军战败,退出苏、皖。张作霖在发誓“报仇雪耻”夺回江南地盘的同时,准备攻打冯玉祥的国民军,以独霸北方各省,密令奉军潜行入关,并派松井军事顾问向日本乞求军援。正在日本参观的郭松龄获知张与日本订立密约消息,极为气愤。回国后,借张作霖令其在天津部署军事之机,与冯玉祥和奉军将领李景林的代表密议联合反奉大计。此事被张作霖、杨宇霆窥知,引起疑忌。1113日,张学良率奉军代表抵天津,与国民军代表举行“和谈”,同时,向郭,李等高级将领传达进攻国民军密令。15日,国奉双方签订和平条款。17日,国民军按条款到保大接防,与奉军发生冲突。张作霖大骂“主和派误我”,急电令李景林夺回保大自赎;令郭回奉听候面命,郭、李知事机急迫,决定起事。19日,郭派代表与冯玉祥商签密约,并召集亲信旅长统一思想。20日,郭冯密约签字。郭以张学良名义下令部队东撤。22日,在滦州召开上校军官以上会议。发出讨伐张作霖、杨宇霆通电,并将奉军第三军团7万余人改编成4个军,起兵反奉。其编组和计划是:第一军军长刘振东,辖第六旅、二十七旅、三十七旅、炮兵第三团、工兵第二营,准备长驱入奉;第二军军长刘伟,辖第二旅、三十四旅、十九旅、炮兵第四团、工兵第三营,准备与上海关附近的张作相,汲金纯部先谋妥协,不成则用武力解决;第三军军长范浦江,辖第三十三旅、三十九旅、十四旅、补充团、炮兵第五团、工兵第四营谋取热河阚朝玺部;第四军军长霁云,辖第十六旅、四旅、五旅,炮兵第七团、八团、九团、骑兵团、工兵第五营,为总预备队。

        郭松龄突然起兵,张作霖惊慌失措,继之,佯免杨宇霆,并派张学良劝郭罢兵,以求缓兵。延到1129日,张作霖获悉日本将发表派兵护侨声明,关东军亦将作适宜之调动时,作出“讨伐”郭军的决定,命令奉军在辽西阻截郭军。

        民国141123日,郭松龄派魏益三率2个团、1个工兵营先行出关,企图与张作相的第五方面军谋和,尔后急进偷袭奉天。魏率军乘车潜行至万家屯车站,等待后续部队,派团长张廷枢(张作相之子)争取张作相与郭合作。张廷枢乘机率部叛郭,将郭军出兵真相报告奉天守军。24日上午,张作相、汲金纯部以优势兵力向魏益三部发起攻。魏军寡不敌众,战至日暮,大部被缴械。魏只率一小部分退走。张、汲获悉郭军大部队即将出关,亦率所部退向绥中、兴城一线据守。

        魏益三部偷袭行动受挫,郭松龄于民国141125日令主力部队向上海关进发。28日,占上海关,大部队停止前进,等候奉天方面对“和平解决”方案作出答复。30日,郭松龄将所属部队改称东北国民军。张作霖任命张学良为前线总指挥,决心阻截郭军。奉军在连山的防御部署是:汲金纯第9师在皂篱山至东山脚一线;张作相第十五师和梁忠甲骑兵旅在东山脚至小虹螺山一线;于琛澄第十六师和张九卿骑兵旅在韩家沟和寺儿堡一线。与此同时,由喜峰口、冷口退出的万福麟、穆春师及汤玉麟旅相继到达锦州、连山一线,总计兵力4万余步骑。121日,郭军攻下兴城,当晚进逼连山。3日,正当郭军冒风雪奇寒继续进军时,李景林被收买叛约,截夺郭军钱款和冬服,威胁郭军背后,郭松龄不得不分兵,令魏益三率2个旅据守山海关,4日夜,郭军主力一部,踏冰通过海面突袭汲金纯部阵地,汲军猝不及防,交战几小时,阵地丢失,汲率部分官兵逃走,大部缴械投。张学良调预备队逆袭,企图夺回左翼阵地,没有成功。汲军溃败,中路张作相部顿时动摇,大批官兵自动放弃阵地,张作相乃下令全线向锦州撤退。张学良与张作相乘车退向高桥镇。奉军总指挥官退走,各师旅随之夺路退逃。郭军乘势掩杀。奉军一部被缴械,奉天补充旅宣布起义。连山一战,奉军死伤千余人,投降1个师,被俘1个旅,大炮全部被夺。郭在连山大捷,乘胜以一部进取高桥,主力进攻锦州。5日,郭军先头部队对锦州发起进攻,先以炮击,继之步兵总攻,驻守锦州的奉军及由连山败下来的散兵杂乱地混在一起,官兵不识,指挥失灵,少数作了抵抗,大部一触即溃,夺路北逃,张作相见败局已定,先行返奉销差。穆春、于琛澄、张九卿等师旅尾随溃退。7日黎明,郭军大部队进入锦州,先头部队已进占沟帮子,一部袭击义县七里河、车站等地,阚朝玺2个团缴械。

    • 上一篇:  郭松龄反奉战争——巨流河决战
      下一篇:  詹天佑与辽宁铁路